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杜可道 | 26th Feb 2006 | 生活留心 | (151 Reads)
好不容易,終於與Yogananth重新聯絡上.
他是我第一個瑜珈導師,教的是Ashtanga Yoga.
在此之前,從來沒有聽說過這門瑜珈流派,起初心裏還在咕嘀,咋不教hatha yoga?誰知課才上了十五分鐘,大腿開始發抖時,己知道這門學問一點不容易.
久疏戰陣的一身筋骨,數十年的塵封都是由他慢慢拂去.

他上課一直都心事重重,也就是廣東人說的:嬲晒成村人.
作為一個教師,他仍然是負責的,但笑容難得一見.
他離開我們那個瑜珈中心之後,在UA金鐘碰見過一次,整個人明顯地開朗良多.也許之前工作得太不順心......?
自三歲開始練瑜珈,原來也不免會受到人間世的煙燻至心緒不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