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杜可道 | 14th Apr 2006 | 到處心情 | (391 Reads)
三藩市的唐人街像是一個舊式小鎮,人們在路上隨時會碰到認識的人,打個招呼,只差沒有雞犬相聞.
長長的一條路,大門的石坊品味低俗,也許這是離鄉別井的遊子思念沉澱之後的中國印象,但竟與灣仔華潤大廈旁邊那個中國式庭園的有如孿生.
 
角落裏有老人在依依呀呀拉著二胡,聽來有點幽怨銷魂.人離鄉賤,卻又不得不努力活下去,撑起屬於自己的一片藍天. 幸好收的是美金.
 
唐人街一路走去,街名都已譯成中文,Clay  Street可以成為”企李街”,天下還有甚麼不能發生的事.路兩邊都是小店,賣的貨色,隨時可以在尖沙咀遊客區找到一大籮,那些所謂中國特色手工藝品.
菜市場混亂一如所有中國人的社區,當然,到底在人家腳底之下,地面不致於濕漉漉發著臭味,但籃子四放著新鮮的青菜,活宰家禽仍是上等貨,還有街角那家海味店,一切的符號都十分港式.
  
我在一家茶餐廳點了一客西多士下午茶,只有價錢及份量是美國式的,舖面像香港所有茶餐廳一樣,用客人座下儲存貨物.也只有寸金尺土的香港,才會演變出此等惡習.
一面聽著旁邊桌上的兩個麻甩佬靈活運用廣式粗口對某人高堂的性器官致以最激烈的關注,一面啖著冰凍的柠檬茶,含笑在看我由香港帶過來最新一期的便利.
眼前的一切與腦內的香港對照,終於同意:香港才是最不折不扣的一條唐人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