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杜可道 | 28th Jun 2006 | 生活留心 | (156 Reads)

離開香港去同里之前,忙忙忙,把手邊工作完成大部份,電郵發了一大堆,佈置所有進度才敢出發.

由同里回來,枱面信件又堆得老高,各種江湖恩怨紛雜而至,工作重擔又回復舊觀.

出幾天的差,像經歷了一次輪迴,但前後對照,前世今生完全沒有分別.

唯一可喜的地方是,每次出差或休假前夕,總感覺已經好似活至人生最後一日,就在這天,時限已到,非得把手邊的人和事都安頓下來,看著大家都開開心心散去,繼續食飯跳舞,聲沉影滅,我這才安心退下.

飛機起飛的剎那,簡直有一種離開塵世的興奮.

在白雲深處回頭往下一看,其實世上誰沒有了誰,日子都一樣過,幾分鐘前尚在哭鬧神傷,轉過頭來,人走茶涼,其餘人等己在別處飲酒作樂.

不由你不信,像這樣子走開,過一陣回來,一切該完成的事已經做好,禽流感不曾爆發,美國也沒有把核彈射到中東.

滾滾紅塵之中,總有人把自己看得過份重要,擂胸頓足,叫得聲嘶力竭,不外只想引人注目.

十年河東,十年河西,花無百日紅,千里搭長棚無不散的宴席.多少年過去了,風仍在吹,殺聲不絕,世界仍會像地獄裏的永劫火,沒完沒了地燒下去.中間銷融的,只會是某些在江湖漸漸老去的少年子弟,以及他們的三分壯志七分豪情.

在工作重擔中,胡思亂想上述一切,稍稍聊以寛心.


杜可道 | 20th Jun 2006 | 不免談情 | (133 Reads)

杜可道 | 18th Jun 2006 | 生活留心 | (126 Reads)

巴士阿叔唱K減壓,同時接受雜誌訪問;不久即成為扒王之王員工.前身為息影女星的老闆娘為了抗議老公的商業決定,毅然仰藥,逼使巴士阿叔為求息事寧人辭去工作.誰想到峯迴路轉,事隔幾天,他又被另一家茶餐廳聘用了.

http://www.youtube.com/watch?v=1BGyA96zjvs&search=%E5%B7%B4%E5%A3%AB%E9%98%BF%E5%8F%94

http://www.youtube.com/watch?v=89aNwBynvBQ&search=%E5%B7%B4%E5%A3%AB%E9%98%BF%E5%8F%94

整個事件夠娛樂性吧?

這個故事教訓我們:原來”娛樂性”正是一個人在城市中成名的必殺技.”娛樂”能讓讀者笑,讓讀者可以暫時避開自己面對的殘酷現實,”娛樂”是苦悶眾生的解藥.

古人靠立德,立言,立功來確立名聲,城市人是通過”立異”以求名揚天下.唯有立異,才夠娛樂.看看幾年前的慾海肥花,陳健康以至今天的陳乙東,就可以明白,要在城市中成名其實並非難事.媒體持續關注,人也就得以名垂不杇.

有甚麼讀者,就有甚麼媒體,故此新聞界亦樂得天天有人願意做小丒.報紙求銷路,眾生求娛樂,妏婆巧遇脂粉客,怎不能打得火熱.

讓我們再來看看這個片段,誰想在城市裏沽名,其實都有十五分鐘的機會.

http://www.youtube.com/watch?v=YY6JIfLrvJc


杜可道 | 13th Jun 2006 | 不免談情 | (166 Reads)

六月初在海南島過了幾天.看著那片在陽光下閃爍著的海水,理智已經有點迷失,立馬撲進水裏,像一條魚穿過滾滾綠波;回到沙灘,痛痛快快,晒一身黑.

躺在沙灘椅上,理智明明滅滅,隱約覺得不妙,然而彼時眼前的大太陽實在萬分可愛,全心全意,只是貪歡.

回到香港不久,果然開始脫皮.

起先是背部,然後到手臂,皮膚像頭屑那樣,小片小片掉下來,一覺醒來,只見無力而死灰色的皮滿滿散落床舖之上,不是不驚心動魄的.

這同所有的愛情一樣吧,起初戀愛當頭,熱火朝天,到了失戀臨頭,整個人食不知味,寒暑不分,好不容易等到時間治癒,恍如隔世,簡直就像脫了一層皮.

有時脫皮還會萬分痛苦,因為高度晒傷,肉身紅腫尤如火灼,心靈慘被波及,不得安寧.愛之愈深,受的傷也會更痛.曾經他在沙灘上偷偷用沙撒落妳的指尖,揹著妳走過一段長得不像會走完的山路,妳曾經以為與他是天造地設的一對,怎想到自己最終也逃不過同世俗一般男女的命運,居然走到分手這一步?

為了避開情傷,妳告訴自己這個世道誰沒有誰都一樣,但妳知道理論雖然正確,但情緒偏偏無法平撫;妳跑到愛琴海希望借助古希臘的智慧洗滌心靈,在粼粼波光中,卻只看到以前種種浪漫;妳去學瑜珈,閉上眼剛開始深呼汲,就有欲哭的衝動.妳知道一切都不管用.

這簡直是世界末日了,沒有辦法,妳只好沉著忍受,努力工作,該哭的時候放肆地哭.

不知過了多久,到了一天,一朝起床,忽然聽到鳥們在窗帘之外吱吱喳喳,太陽升起,蜻蜓在對面樓頂的積水上點一點就飛走了.妳的心頭輕輕,重擔已卸,彷如甩掉一層皮,妳回頭看著褪下來的一副舊皮囊,自己忽然笑一笑,抓抓頭,莫名其妙:

是嗎,英明神武如我,居然曾經那麼儍過嗎?

脫皮後,再世為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