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杜可道 | 15th Dec 2006 | 執口水尾 | (148 Reads)
中央機關出上聯:上級壓下級,一級壓一級級級加碼馬到成功;
地方政府對下聯:下層蒙上層,一層蒙一層層層摻水水到渠成。
橫批:和諧社會。
 (閱讀全文)

杜可道 | 15th Dec 2006 | 生活留心 | (138 Reads)

鐘樓頂部都拆走了,若干市民在這個時候還在抗議保留,有點垂死掙扎的味道.

最惱人的反而是議會版:一群議員忽然關心起這個鐘樓來,發言希望政府收回成命.

奇不奇怪,諮詢期間,卻不見他們說過半句話.

天星碼頭拆鐘樓,只是政客們手上一張”任碌唔惱”的信用卡,當幾十個市民被警察清場之際,一群機會主義者只曉得在會議室內上演爭取選票的丑戲,以一個瀟灑的手勢


杜可道 | 14th Dec 2006 | 到處心情 | (157 Reads)

說來很妙,剛到台北那天,正是宋楚瑜宣佈退出政壇的第二天.

住的酒店旁邊正是他的競選總部.

宋楚瑜的悲哀,在他崛起於威權體制崩垮之際,原本精熟於密室政治的他,面對民主浪潮沖至,他只能學得李登輝一招:時時把「人民、民意」掛在嘴邊,當成口香糖一樣嚼,學李老一樣,在鏡頭前操作媒體政治,作為下次選舉的無形資本。

假如他在去年大選落敗、立委重挫之際,即宣布不再參選、遠離權位競逐,致力協助國民黨改革,並有限度推動朝野合作,他將會是藍營聲望最高的政治人物及精神領袖。

看來,退下來的確是一門藝術.宋先生顯然退得太遲,予人廉頗老矣之感,總計他畢生政績,勝選一任省長,大選兩度挫敗,生涯戰績一勝二負。且最後落得個灰頭土腦的敗相,不是瀟灑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