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杜可道 | 21st Feb 2007 | 執口水尾 | (189 Reads)
冚 家 鏟 泥 齊 種 樹 , 汝 家 池 塘 多 鮫 魚 , 魚 成 果 熟 麻 撚 飯 , 你 老 母 會 親 下 廚
《 唐 伯 虎 點 秋 香 》中的詩句.在 電 視 版 被 剪 去 , 原 裝 版 影 碟 則 被 列 為 三 級

杜可道 | 15th Feb 2007 | 執口水尾 | (169 Reads)
地盤佬:「我會鑽好呢個窿!」
氣功師:「我會發好呢次功!」
八達通公司:「我會整好八達通!」
天文台:「我會測好呢個風!」
整容醫生:「我會隆好呢個胸!」
鐘錶師:「我會整好呢個鐘!」
廚師:「我會爆好呢碟蔥!」
麻將腳:「我會碰好呢隻東!」
xx公司的專業員工:「我會五點九就鬆… …」
債仔:「 我會還清大耳窿!」
地鼠: 「我會努力掘山窿!」
小巴司機:「 我會小心唔會衝!」
基金經理:「我會plan好唔會loan!」
食神:「我會食左隻沙翁!」
老婆:「我會打死個衰公!」
老公:「你會坐監無老公!」
鴨鴨:「我會插爆呢個窿!」
雞雞:「我會夾實呢個窿!」
海關︰「我會睇實呢個zone」
妓女︰「我會走多轉私鐘」
富豪雪糕︰「我會"針"滿呢個cone」
陳曉東︰「我會跟翻載思聰」
火化︰「我會燒好呢副bone」
士兵︰「我會好好地進攻」
我︰「我會不停發up 風」
食客︰「我會食埋呢碗檬」
靚女︰「我會請佢食檸檬」
肚入面既bb︰「我會離開呢個womb」
學外語人士︰「我要學好靈格風」
寶貝智多星kelvin︰「我會再次home alone」
長毛︰「我會競選新界東」
賊仔︰「我會搜掠個一空」
學生:「我會還晒d grant loan」
足球員:「我會打好個前鋒」
越南餐館 : 「我會煮好呢碗濛!」
潮州面館 : 「我會砌好呢粒蔥!」
家庭傭工 : 「我會睇好個家翁!」
爬山專家: 「我會攀好呢個峰!」
青山病人: 「我會發好呢個瘋!」
地盤佬燒焊部:「我會焊好呢條通!」
卡拉ok陪酒女郎:「我會chok好個"色盅"!」
日本料理師夫:「我會做好呢個丼!」
風水師博:「我會搵好邊度凶!」
一代舞男:「我會插好呢個窿!」
鋼琴調音師:「我會tune好呢個tone!」
PC engineer:「我會ghost好呢個chrone!」
街邊賭徒:「我會估好呢個公.」
接線生:「我會接好呢個phone.」
軍人和清潔工人:「我會清好呢個zone.」

杜可道 | 15th Feb 2007 | 廣州遺夢 | (166 Reads)

一直自以為瀟灑,搬起屋來才知道原來亦是俗人一個.

廣州客居的房子換了房東,我們亦決定要細屋搬大屋了.

收拾起來,衣履雜物居然可以塞滿三個紅白藍膠袋,簡直出人意表.

(其餘兩位仁兄,雜物自然更多,有圖為証)

晚上十一時,所有細軟收拾妥當,坐在沙發上看著十多個紅白藍袋以及無數個紙盒,不覺有點恍惚.

朝暉閣一住三年,不知不覺間亦住成為了半個家,眼前橫堆豎疊傖亂如山的紅白藍,眼看又要跟著我們進入中怡城市花園.

新租的地方更大更舒服,千三呎,在香港算是豪宅了.這種環境,如果可以安份一點,已是超標了.

然而在我心裏,一直抗拒把廣州當作是長居之所,過客的心態昭然若揭,一如1949年剛逃出香港的難民.

廣州只是我們賺錢的地方.廣州是舖,香港是居.

在買車票時,我們”去”廣州,但回程必然稱為”返”香港.

在廣州穿的,都是即將在香港淘汰的衣物.

然而很多事很多情,都是滋生於不知不覺間.這些紅白藍裏的東西,又豈是客居異鄉的必須?真正客居,不外需要內衣幾套,西裝兩件,加上行走江湖必須的手提電腦,已經足夠.

眼前的紅白藍內,裝著運動衣流行便服葯煲等等等等,簡直就是長居客的大陣仗.

唯一的解釋是,俗人一個,身外物還須一大蘿.


杜可道 | 14th Feb 2007 | 不免談情 | (125 Reads)

情人節的早上.

秘書帶著詭異的笑容拿進來一束白玫瑰

葉生你訂的花到了,她說.

我抬起頭來,神色茫然:我甚麼時候訂了花?

過了十五分鐘,消息傳遍MSN.所有同事比平日聰明百倍,立馬明白我是收花者,不是送花人.

半小時過去,一個競猜遊戲開始:誰是白玫瑰.

嫌疑人物的名單漸漸豐富起來,像春天石頭上滋長的青苔.

大家興興頭頭談了一天.白玫瑰始終沒有露面.

我倒是處之淡然,在一旁笑瞇瞇看著眾生相.

情人節也許合該如此的吧?某個人的心事,浪漫如錦簇花團, 送花時不落下款, 留給世人一個啞謎,恰恰好像張大千國畫中的一片留白, 或者一曲盡後於無聲處的餘韻.

送花人在情人節這一天想必也過得美滋滋吧.

情人節的神秘花球,是一抺鹽,投在各人幸福的菜餚中,的確增添了若干鮮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