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杜可道 | 29th Mar 2007 | 廣州遺夢 | (182 Reads)
直通車又晚點了

Picture(圖一:大地像被開了膛)

Picture(圖二:誤點頻頻,提示再温馨也煩心)

 (閱讀全文)

杜可道 | 25th Mar 2007 | 生活留心 | (159 Reads)

電影院銀幕上,Apocalypto 的土人正在血肉橫飛之際,手機收到一條短訊.

”曾蔭權以649票當選,其對手梁家杰則獲123票,白票5張”

這場選舉多麼煞有介事,經濟學人雜誌涼薄地說:讓我們假裝有選舉.

但無論如何,作為一台戲,曾蔭權肯放下一點身段,梁家傑堂堂大狀也來娛樂化,到底雙方都沒有欺場;連記者都拿著雙方政綱來反覆咀嚼,真正當作一回事來做.

我們這些沒有戲票的觀眾,只夠資格在放映室的門簾外探頭探腦,偷窺裏頭閃動不定的光影,至少也覺得熱鬧過幾晚,kill 了一點 time.

可是現實總是叫人沮喪的:

作為香港的領袖,政治承擔原來只是一份工.

還有,曾梁二人不約而同的說香港羸了,到底香港羸了甚麼?

還是繼續看看米路吉遜如何在電影中灑狗血,起碼剌激得多.

家裏還有新買的幪面超人響鬼哩.


杜可道 | 23rd Mar 2007 | 喃喃自語假哲學 | (160 Reads)
不免哲學地想:你我的人生中,總不免有些事情水沖不去的吧
纏身的,有時又何止於此物?
一些遺憾,一些錯失,一些過去的人和事
每每在午夜夢迴的思緒漩渦之中兜兜轉轉
以為它沒頂了,一下又浮了上來,載浮載沉,偏偏不肯隨大江東去
片段之中那個女郎,手段夠狠的
把那條死硬派用廁紙包好,收入包中打算帶走
誰知在路上皮包被人搶走
男友好不容易追回來
大水沖不掉,在人間走了一圈,終於還是回到主人身邊
一堆屎的命運竟然顛沛流離一至於此
回憶中的人與事,有時亦頑強固執,有如一堆排泄物

杜可道 | 5th Mar 2007 | 執口水尾 | (149 Reads)

小人應是這樣打的:

I hit your little man's head

Let you die with full regret

I hit your little man's hand

Let you betray by your friends

I hit your little man's mouth

Make you no money and no house

I hit your little man's leg

With Love but you cannot Make.....

PicturePicturePicture